更多15选5预测:上海15选5开奖号码

當前位置: 上海15选5开奖号码法治理論

關于小額訴訟程序中的若干問題

時間:2014-06-19 12:59來源:未知 作者:黃衛兵 點擊:
摘要:小額訴訟程序確立后,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法院包括基層法院、鐵路運輸法院和海事法院。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雖然規定很明確,但在實踐中一些具體情形下如何計算標的額應當予以明確。對于小額訴訟程序應當采用強制適用與任意適用相結合的模式。
摘要:小額訴訟程序確立后,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法院包括基層法院、鐵路運輸法院和海事法院。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雖然規定很明確,但在實踐中一些具體情形下如何計算標的額應當予以明確。對于小額訴訟程序應當采用強制適用與任意適用相結合的模式。
關鍵詞 適用法院 標的額 類型 強制與任意適用
目錄:
一、小額訴訟的立法過程
二、小額訴訟程序的適用范圍
1、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法院
2、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
3、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案件類型
三、小額訴訟程序應采強制適用與任意適用相結合的模式
四、結語
引言:2012年8月31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八次會議對《民事訴訟法》進行了修正,修正后的《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規定:基層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審理符合本法第一百五十七條第一款規定的簡單民事案件,標的額為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上年度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百分之三十以下的,實行一審終審。此為小額訴訟程序。本文即對小額訴訟程序適用中的具體問題進行分析。
 
一、小額訴訟的立法過程
盡管小額訴訟程序是在2012年8月31日《民事訴訟法》修改時才確立的,但是,在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導下,各地的基層人民法院早就開始進行了很多有益的探索。2003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落實23項司法為民具體措施的指導意見》中指出:對簡單的民事案件適用簡單程序速裁,減輕涉訴群眾的訟累。2011年3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王勝俊院長在第十一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所作的工作報告寫道:“推進民事訴訟制度改革,開展小額案件速裁試點工作,做到難案精審,簡案快結。”2011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就下發了《關于部分基層人民法院開展小額速裁試點工作指導意見》,確定在全國部分基層法院進行小額速裁試點工作。所謂小額案件速裁,是指人民法院為方便群眾訴訟,在當事人自愿的前提下,對法律關系簡單、事實清楚、爭議金額較小的簡易民事案件實行快審快結的一種審判方式。在小額速裁試點積累經驗的基礎上,全國人大常委會在2011年10月24日的第23次會議上對《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簡稱修正草案)進行了審議,修正草案第35條規定:“基層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審理標的額人民幣五千元以下的民事案件,實行一審終審。”隨后,很多人對小額訴訟程序提出修改意見,認為不應將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確定為五千元。于是在二審稿中又規定為“一萬元以下”。后來,在充分征求社會各界意見的基礎上,修改后的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規定:基層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審理符合本法第一百五十七條第一款規定的簡單的民事案件,標的額為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上年度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百分之三十以下的,實行一審終審。這標志著小額訴訟程序在我國正式確立。 
二、小額訴訟程序的適用范圍
從《民事訴訟法》的體例來看,規定小額訴訟程序的第一百六十二條是放在第十三章簡易程序中的。從第一百六十二條規定本身來看,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前提條件之一是,符合本法(指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七條一款規定的簡單的民事案件。也即是小額訴訟程序是簡易程序的再簡化,當然學界對于小額訴訟程序的地位有一些分歧,有人認為小額訴訟程序是簡易程序中的一種特別程序,有人認為小額訴訟程序是與簡易程序、普通程序并列的一種獨立訴訟程序。但是從小額訴訟程序的適用范圍角度來看,適用簡易程序所規定的事實清楚、權利義務關系明確、爭議不大的簡單的民事案件,也是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條件之一。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68條規定,事實清楚是指當事人雙方對爭議的事實陳述基本一致,并能提供可靠的證據,無須人民法院調查收集即可判明事實、分清是非;權利義務關系明確是指誰是責任的承擔者,誰是權利的享有者,關系明確;爭議不大是指當事人對案件的是非、責任以及訴訟標的爭執無原則分歧。
1、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人民法院。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二條明確規定的是基層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這里的基層人民法院當然包括鐵路運輸基層法院,所以鐵路運輸基層法院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由于海事法院相當于地方法院的中級人民法院建制,那么按照小額訴訟程序適用所規定的基層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顯然應當是不包括海事法院的。但是,由于《海事訴訟特別程序法》第九十八條規定,海事法院可以適用簡易程序。而小額訴訟程序作為簡易程序一章所規定的特別程序,海事法院應當是可以適用的。最高人民法院2013年6月19日在《關于海事法院可否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批復》(法釋[2013]16號)中明確規定,海事法院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審理簡單的海事、海商案件。
2、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
關于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的問題,立法過程中也有一些爭議,最開始的修正草案中規定標的額5000元以下,后來又調整為標的額10000元以下,最終審議通過的修正案中規定為標的額為各自、自治區、直轄市上年度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百分之三十以下。從國外的立法例來看,很多國家都是規定一個明確、具體的訴訟金額,如:日本在1989年修改民事訴訟法時,規定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不超過30萬日元;后來在1996年的時候又將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提高到60萬日元,還有如德國、英國、臺灣地區等規定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都是一個具體、明確的金額。立法者在充分征求意見后,并沒有完全照搬國外的立法例,而是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考慮到全國經濟發展水平不一致,地域之間的差異很明顯,比如東部、中部、西部之間的差異,城市與農村之間的差異。如果規定一個具體數額的話,發達地區可能認為低了,欠發達地區可能認為高了,不能達到設立小額訴訟程序簡案快結,司法大眾化的目的。而且隨著社會經濟水平的發展,小額訴訟程序適用的標的額會有一個不斷提高的過程,如果規定一個具體的數額,就會像日本一樣,需要調整時就得修改民事訴訟法。所以,最終審議通過的修正案規定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為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上年度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百分之三十以下。應當說是非常好的,既解決了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經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也解決了隨著經濟的發展,標的額需要不斷提高的問題。
在司法實踐中,訴訟標的額計算中的幾個具體問題。如果原告起訴時提出多項訴訟請求的,應當按照原告提出的全部訴訟請求金額之和作為其標的額。對原告起訴時主張要求被告支付利息、違約金的,如果原告提出了具體、明確的金額,應當將其計入標的額;如果原告沒有提出具體、明確的金額,而只是提出一種計算方法,通常應當按照原告提出的計算方法計算到立案時為止的金額計入其標的額。如果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過去或者將來確定期間的費用(如撫養費糾紛案件),應當按照其請求總額來確定案件標的額;如果原告只要求被告定期給用付費,且提供其標準,但未明確給付期限(如贍養費糾紛案件)的,這種情況下可以按照其標準計算一定年限作為標的額,至于這個年限是多長,由各地法院在實踐中予以明確比較恰當。如果在適用小額訴訟程序審理過程中,原告增加或變更訴訟請求,應當以增加或變更后的訴訟請求作為標的額。增加、變更后的訴訟請求仍然符合小額訴訟程序的適用條件的,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繼續審理;增加、變更后的請求已超過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標的額的,應當依法從小額訴訟程序轉為簡易程序或者普通程序。
3、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案件類型。
按照《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七條和第一百六十二條之規定,適用小額訴訟程序必須是事實清楚、權利義務關系明確、爭議不大的簡單民事案件。在民事訴訟法修改后,各地高級人民法院陸續出臺了指導意見,對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案件類型從正反兩個方面進行了規定。通常來講下列案件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1、買賣合同糾紛、借款合同糾紛、儲蓄存款合同糾紛、租賃合同糾紛、借用合同糾紛、服務合同糾紛,2、身份關系清楚,只是在給付金額、時間上存在爭議的撫養費、贍養費、扶養費糾紛,3、責任清楚的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和其他人身損害賠償糾紛,4、勞動關系清楚,在給付時間、數額上存在爭議的勞動報酬、經濟補償、賠償金糾紛,5、勞務關系清楚,在給付時間、數額上存在爭議的勞務糾紛案件,6、供用水、電、氣合同糾紛,7、不當得利、無因管理糾紛案件。8、其他事實清楚,權利義務關系明確的金錢給付案件。不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的案件包括,1、被告下落不明,適用公告送達的案件,2、涉及人身關系爭議的案件,3、財產確權爭議的案件,4、涉及知識產權的案件,5、增加、變更訴訟請求后不符合小額訴訟程序的案件。
三、小額訴訟程序應采強制適用與任意適用相給合的模式
對于小額訴訟程序是強制適用,還是任由當事人選擇適用,從外國的立法例來看,既有規定任意適用的,也有規定任意適用和強制適用相結合的。前者如日本,即使標的額在規定金額以下,但是原告仍然可以選擇適用小額訴訟程序還是普通程序。后者如我國臺灣地區,臺灣地區《民事訴訟法》規定,請求給付金額在新臺幣10萬元以下的,適用本章所規定的小額程序;在新臺幣50萬元以下者,得以當事人之合意適用小額程序。臺灣地區的規定比較好,對于一定數額以下的案件得強制適用小額訴訟程序,超過一定數額的案件,可以由雙方當事人協商一致后適用小額訴訟程序。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小額訴訟程序審理民事案件相關問題的意見》第五條規定 ,對符合適用小額訴訟程序其他條件,但案件標的額在規定標準以上,10萬元以下的案件,開庭審理前經雙方當事人同意,可以適用小額訴訟程序審理。對于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的規定,應當說是可行的。現實情況下,也有相應的法律依據。2012年修改民事訴訟法時,第一百五十七條中增加了一款作為第二款,即:基層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審理前款規定以外的民事案件,當事人雙方也可以約定適用簡易程序。由此可見,民事訴訟法對簡易程序的規定是采用強制適用與任意適用相結合的模式。符合第一百五十七條第一款之規定的,強制適用簡易程序,對于不符合第一款之規定的,雙方當事人可以協商一致適用簡易程序。對于簡易程序的適用采用強制適用與任意適用相結合的模式,那么小額訴訟程序作為簡易程序中的一種特別程序,也可以像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的規定一樣,采用強制適用與任意適用相結合的模式。因為案件的繁簡、難易與標的額有一定的關系,但并沒有必然的聯系,并不是一種成比例的關系。也會有案件標的額雖然超過了省、自治區、直轄市上年度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的百分之三十,但案件事實清楚、權利義務關系明確、爭議不大,對于這類案件,應允許當事人協商一致后適用小額訴訟程序。因此以后修改民事訴訟法時,建議對小額訴訟程序的強制適用與任意適用作更明確的規定。
四、結語
在當前人民法院案多人少,案件數量增加比例遠高于法官人數增加比例的情況,小額訴訟程序作為國外已經成熟的訴訟程序,其價值是毋庸置疑的。修訂民事訴訟法時,應進一步明確規定小額訴訟程序采用強制適用與任意適用相結合的模式。
 
------分隔線----------------------------